不孕症
2.給不孕者的第二封信
2018-03-28
給不孕症患者的第二封信(入門篇)

  打開網路搜尋「不孕症」的治療方式,就像國慶煙火一般,不但是色彩繽紛,而且百花爭艷,彷彿讓人迷失在十里洋場不知所措。然後猛一回神看到小字註解,也就是去各醫療院所求診時工作人員告訴你的「這是健保不給付,要自費喔!」,這時腦中一閃不禁覺得「我被健保局出賣了?」、「我不是有繳健保費嗎?」,再換一家得到的答案也是一樣。最後,開始覺得自己是被健保局遺棄的一族,收起悲憤認真的尋找期待中的不孕症。

  人生而不平等,機緣命運也各不相同,首次遇到適合你的(不一定別人口中是最好的)就如同讓你上天堂,把孩子帶回家;若是遇到不適合你的就會白白花了銀子又浪費時間,更有甚者製造一些多餘的醫病怨懟,就不是一件好事。因為治療不孕的成功率是一個常數,說白了就是一個機率問題。同一個病人在不同的醫療院所、不同的治療次數、不同的就診時間,會有不同的結果,不同病人一直在不同的醫療院所、不同的就診時間,不同的治療次數,可能會有相同的結果。

    如此說來非常像刮刮樂,中了算你好運,只是真實的生活不是這樣子,一旦治療沒懷孕,不只覺得今天手氣背而已,而是覺得為什麼上天對我這麼有意見,我到底做錯了什麼事或者還有那些事沒有做?數據或機率永遠無法跟得上人類的情緒變化,如何減少漫夜長長的等待與降低尋尋覓覓的迷惘,是每一個上網尋找過不孕症治療人的首要目標。

  不孕症的檢查是治療的基礎與指引,雖然依照病人的需求度及急迫性,每個醫生都有不同的想法,但是大體上來講從簡至繁、從便宜到昂貴,是一個基本的原則,問題是並非每一個醫療院所都有所有的檢查,也並非每個醫師都有處理最困難案例的能力,雖說見異思遷逛百貨商店是人的本性與天賦人權,加上醫病之間無法坦然誠實面對,所以導致這個醫療院所療程尚未結束,甚至尚未開始,病人就逃之夭夭地轉到其他醫療院所卻也是天經地義的事。再者若病情本來就較為複雜,而所需的醫療知識與醫療儀器,也並非醫療院所所能提供時,但醫師卻一再推拖拉,說服自己與病人去相信自己能完成不可能的任務。因此,病人必須耗時費力奔波在各大、小醫療院所,若是無效,則在香火裊裊的廟宇間穿梭往返不停,甚而轉身尋求刺鼻苦澀的中藥偏方,希望能一舉求得藥到病除的神蹟。當然就像台灣彩券一般,瞎貓碰到死耗子,偶有一個成功雖然令人大快人心,可是絕對不是天下為公、適用一體的絕妙方程式。信任與了解雖說是人與人溝通的必要條件,但說來簡單卻也困難,只是如果無法藉由就診的時候建立良好溝通的醫病關係,營造互相信任的醫療氣氛,絕無可能做出令人滿意的成果。

    除了詳細的過去醫療史的溝通外,老實說,目前2014年這個時候所有的不孕症檢查項目實在簡單到不行,其主要的理由是因為去蕪存菁後,必要的檢查也變成只有幾項,當然首要是「精蟲檢查」,除非半年內有輕鬆懷孕的事實,否則男士優先一定是首選,雖對已婚的男士來說,手淫幾乎不可能是初次處女秀,雖然也沒有特別快樂可言,但是能夠立即取得精蟲並進行檢驗,手淫絕對是最自然、簡單,最符合經濟效益,比起利用針頭刺進睪丸的方式取精,絕對不會有男性喜歡這方式。不過這種檢查有時是一翻兩瞪眼,碰到蒼海一粟般稀少的精蟲,或是氣若游絲的精蟲無力症,往往可以揭曉長期以來為何不孕的原因,不過令人欣慰的是,科學的發達並非只在火箭核彈上,生物科學的進步也的確讓20年前的生物科學家瞠目結舌,試管嬰兒加上顯微注射,讓這種對宙斯的詛咒(精蟲少又不動)得以解開。當然還有空空如也的無精症,除去先天睪丸萎縮(身體外觀正常)仍是死當外,只要是精管阻塞都可以按此要領迎刃而解。雖然大部分的結果都是正常,但是部分精蟲略少、活動力略差,這樣還可以用一些人工或試管來補救。大體上來講,男生的因素大約近乎一半,卻也是最容易檢查的。

    關於抽血的問題,是一個了解身體內分泌狀態的數量化基本檢查,它可以檢查出兩大類:第一類是指卵巢的年齡,第二類是指關於可以影響懷孕或著床的賀爾蒙,過去我們都相信經期第二天雌性刺激素(FSH)可以作為判定卵巢年齡,目前的看法已改由AMH(抗穆勒氏管賀爾蒙)來取代,理由是它不用等經期來的第二天抽,再者它白天晚上、周一到周日數值都不會有變化太大。如果它的數值<2.0,大概就可以知道不是能多愜意個幾年再懷孕,而是要火速跳入不孕症治療的火坑去搶頭香,因為先搶先贏,太晚了就很麻煩,必須更多的勞民傷財,萬一數值<1.0,那幾乎可以宣告你就是不孕症的重症,雖然不見得算是病入膏肓,但是要能懷孕絕對不是試管嬰兒就OK了,還得看老天的臉色,如果說<0.35,就得必須要有心理準備。

    生兒育女雖是動物基本的存在價值,但可不是能適用在全人類上,除了生育之外,根據2011年內政部的報告,女生的平均餘命是83歲,在這個世界上有很多事情需要你去貢獻,話雖如此,如果是年齡未滿40,AMH又是如此低,要叫大家放棄,特別是在婚姻的緊箍咒的束縛,加上婆婆媽媽的唸經,絕對會讓你痛不欲生,雖然機會小,但仍可放手一搏,只是心裡要保有像國父革命情節的平常心。
除了偕同診斷多囊性卵巢外的濾泡刺激素、黃體刺激素及雄性素,其他像是泌乳素、甲狀腺素抗體、抗凝血抗體及DHEA,雖然也有它的參考價值,特別是在較少部分的案例,但是一般來說,這都不是一個決定性的主因,只是這些檢查皆屬自費項目,對於全部一次抽完再看診,雖然是醫師的最愛,可是顧慮到病人經濟狀況,想要這樣做都裹足不前,改為分段式非常需要再抽血。

   完整的檢查可以大弧度降低盲目碰撞式的失敗治療,可是任何檢查都需要付出一點代價、忍耐及等待,如何不要重複的檢查,從最需要的檢查開始做起,以及了解當不做檢查時逕行治療時,一切靠運氣而可能白忙一場,是初次投入不孕症治療的病人所應有的認知。